时尚

缅怀杨洁重温这本写给王崇秋一个人的书

2019-11-09 17:14:3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茶余饭后,一本好书,欢迎关注公众号览书荟(ID:lanshu0217)

2017年4月15日,86版西游记总导演、制片人杨洁女士因病死,享年88岁。

缅怀杨洁重温这本写给王崇秋一个人的书

在此深切缅怀杨洁女士,祝贺您一路走好。

她是86版《西游记》的导演 / 她是中国第一代导演的代表 / 她是1979年第一届央视春晚的导演 / 她是中国最早的播音员之一

杨洁身上有许多标签,但也许不论谁提到她,第一反应都是《西游记》。确切,这部上映至今30余年,重播超过3000次的电视剧,早已成为了数代中国人不可割舍的童年回忆;而导演杨洁也因此为人熟知。这部电视剧拍摄的进程正如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一般艰辛;剧能拍成,很大功劳应当归属导演杨洁,是她打头阵,带领着全部剧组走完了这艰辛的九九八十一难。

2014年,她出版了唯一一本自传《杨洁自述:我的九九八十一难》,讲述了她充满磨难的一生。在序言中,她却说,她的书是给王崇秋一个人的,因为她怕他人不愿意看,不喜欢她写的这些老故事。王崇秋是《西游记》的摄像,是杨洁的丈夫,二人相扶相伴走过了近五十年的风风雨雨。懒叔在读《杨洁自述》的时候,被这拳拳情义深深感动,忍不住想摘选一些分享给大家。

再次祝贺杨洁女士,走好!愿王崇秋先生,节哀!

缅怀杨洁重温这本写给王崇秋一个人的书

杨洁自述

时间的脚步永不停留,飞快地我已到了老年!回首往事,这一生也算有声有色:有得意、有失意,有辉煌、有失落,有快乐、有悲伤,有经验、有教训……该有的都有了,没有的不能奢望!命运就是这样,我不能抱怨,虽然不满足,有遗憾,可是时间不容我再有机会去改变什么!人不信命运也得信,它左右着你,让你跟随它的轨迹走,因而,这一生就这样过去了!

老年时,总想回忆点往事。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东西,对别人不算什么,可它们构成了我的一生!有时,我会对王崇秋讲上几句,他很感兴趣,希望我把它们写出来。但我笑话他:“写出来,谁看呢?也就是你爱看!”给他打了回去。

的确,谁会关心这些陈年往事?一辈子的事!只有自己知道就行了!没想到,2008年,阳光卫视的小王的采访,改变了我的想法:采访中涉及到一些我小时候的事,他听得津津有味,要求我“多谈些、多谈些”!

那次采访持续了两天!我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对这样的往事产生那么浓厚的兴趣!他把它们编成了四集专题《亲历》,在电视台连续播出!事后,很多人向我表示,他们也看了这专题节目,都希望我把这些往事整理发表出来。这件事让我动了心:原来它们还不是毫无价值。但是写作出一生的事情毕竟太大,我做得完吗?几次动笔,又几次搁下。只有王崇秋坚决地鼓励我写下去。我对他说:“现在的时代不是读书的时代,或许我费力写出来的结果,读者只有你一个人!那它就算是“写给你一个人的书”吧!

家,是我最后的港湾,是我的栖息之地。回想当年,与王崇秋结婚时,有人曾恶狠狠地“预言”:“看着吧,不到五年,他们准离婚!”现在,四十多年过去了,我们不但依然在一起,而且我们的关系愈老弭坚!

回想起与王崇秋一起走过的大半生:我们共同经历了4十年春秋冬夏,尝遍了无数酸甜苦辣!虽然曲折艰苦,但也其乐融融。

缅怀杨洁重温这本写给王崇秋一个人的书

命运把我们这两个有着不同生活经历,不同文化素养,年龄相差大的人安排到了一起,的确让他人不能理解,但更多的理由使我们能够共渡余生:因为我们有一样的志趣、同样痴狂的工作热忱、同样酷爱电视剧艺术;更重要的是互相信任,相互依傍,外界的各种压力只能让我们相傍得更加紧密。

工作上,4十年的合作,使我们构成了无可替换的默契。我们可以不用说话便知道意图;我可以放手让他拍摄我不曾分过的镜头;我信任他会弥补我工作中的不足,减轻我许多的负担;剧中的特技大部分是他的想法,他只要效果好,不在乎给自己出难题;他经常提出建议,有许多我接受了,也有很多次因为想法不同,和他争论得面红耳赤(当然最后还是得听我的);每当扛起摄像机,他就到达无私的地步:不论摸爬滚打,全不在乎,以至自己身上落下了许多病痛!在摄制组里,他的作用绝不仅仅是一个摄像师!

拍摄《西施记》之前,他已5十多岁了。摄像是一门艺术,但也是个体力活儿。和他同龄的摄像师都已经改行干了别的,我想减轻他的负担,让他当个摄像顾问,指导他人来干,就请了一位长春电影制片厂的有经验的摄影师。但拍摄进行了几天之后,我不能不请他走人,因为他远远不能达到我对摄像师的要求!王崇秋重新扛起了摄像机,以后再也没有放下!

我因此才发现了他对于我的重要性:如果没有他的默默辅助,《西游记》我得花费更多精力,还不可能到达现在的水平!这类对艺术的无私精神,远不是谁都具有的!难怪日本的同行会对“1台摄像机”能够拍摄到各种角度吃惊,因为的确不容易。

在生活上,他对我关怀备至,我觉得他有一只眼睛总是盯在我身上,生怕我出任何问题。在文革中我几次差点成了反革命,他总是坚决站在我身旁,共同对付不知何时袭来的各种危险;在工作中,他支持我的各种想法;《西游记》那些令我痛心疾首的变故,他义愤填膺;他因为与我的关系,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:人们的白眼不说,仅就他独力拍摄《西游记》的一万多镜头就足以评上艺术一级的资格,但不知甚么缘由,没有任何人关心他的级别,他始终是二级!公正的人听了都奇怪:“为什么”?!我们却鄙夷这种搞小动作的人,还是那话:“不为斗米折腰!”

2004年,我得的那场大病更使我看到他的价值:如果没有他在身边,那几次的发病,足以使我离开人世了。这几年的生命是他给我的!那时,我一连三次心力衰竭,严重到自己感觉不能呼吸,硝酸甘油、救心丸都无济于事,王崇秋在等待120救护车来的时候,拼命来回奔跑到不远的医务室去为我更换氧气袋,氧气用得飞快,没容他跑来就完了!我还来得及对他说:“我这回真的要死了!”他的惊惶感动了医务室的老大夫,她把他们的大氧气筒也搬了来!又为我打了一针硝酸甘油,这时120的急救车才赶到……

病情有所缓和,第二天就将转入普通病房,但就在那天夜里,我忽然发起了高烧:急性病毒性感染!王崇秋兴高采烈地来接我换病房时,发现我昏迷不醒!医院几次给王崇秋发出“病危通知!”那就是后果难以预料!王崇秋忙乱无主了,他和我一样,也是个凡事不愿求人的人,他只好给远在福建拍戏的丫丫打去电话,丫丫也慌了,她四周求援,把这事告诉了迟重瑞。

那天晚上,陈丽华女士和小迟带了许多人搬来礼物(送给医院和医生的)来到医院,还带来为她看病的友谊医院的权威专家、阜外医院的专科医生来为我会诊,她还通知了电视台的领导:“你们的导演杨洁病了,领导知道吗……”台领导胡恩和中心主任李培森也急忙带着人来到医院看望!他们都要求医生:“医院无论如何要抢救!不论花多少钱!”

那段触目惊心的时间,我都处在昏迷当中,产生的事我全不知道。后来听王崇秋说,那天他已糊涂了,他向领导求救,忍不住痛哭失声。几天来,几次抢救我,只有他一个人在奔忙!没有人来关心!他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昏迷不醒,怕我没有希望了!一肚子的委屈与恐惧,使他在众人面前失态,但全然顾不得了!他的态度,使得在场的人感动、惊异。复兴医院的大夫也使出了最大的气力,使我转危为安。当我苏醒时,他和咪咪、丫丫围在我病榻前。

王崇秋几天几夜没有合眼,他不敢离开我的病床,怕病情又有变化。但是医院有规定:夜晚不许家人陪床。那天晚上,他送来医院看望我的章金莱和于虹回家后,已很晚了,但他不放心,又折返回来。医院不让进,他谎称有东西掉在这里,混了进来,但重病区的大门紧锁,他无法进入,只好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了1夜。他宁肯枯坐长夜,也怕万一我出意外,他不在身旁!……这些事,说不完,总之,我是他牵肠挂肚的人,哪怕已经七老八十!

生病的结果导致我的心脏左心室扩大,心功能不全,属于“高危病人”已快七年了!王崇秋对我的照顾是七年如一日!我的一切都是他在调理:吃的七八种药,我根本不管是什么、吃多少,只管一把吃进去就是。他是我的医生、护士、司机、保姆、厨子……身兼数职!医生说“你的病不可逆转,保持现状就是胜利!”但是几年来我有了“逆转”,一些不可能产生的变化产生了,不能改良的功能改良了,连医生都惊异:“这是奇迹!你是怎样保养的?”

固然,这里面也有孩子们的功劳,我吃的不少昂贵的保养和滋补品,都是他们买来的。越到老年,越体会到家庭的重要:一个和睦的家,老伴儿的体贴,儿女的孝顺,是人生最好的港湾。

(本文摘自:《杨洁自述:我的九九八十一难》)

上海西地那非厂家

西地那非可以天天吃吗

伟哥是谁 "伟哥"是谁发明的???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